首页 > 人物介绍 > 世界锂离子电池产业开创者

世界锂离子电池产业开创者

来源: 电池招聘网 发布时间:2018-11-08 09:27:31浏览次数:69次

  巴斯夫和ANL这样做,都是被逼的。

  巴斯夫,这家业务遍及全球,年营收近千亿欧元却依旧坚持把总部莱茵河畔的路德维希港的全球第一化工巨头,近些年来在其重注的新能源业务上却连栽跟头。

  这个世纪的前十年,巴斯夫把赌注压在了氢能和燃料电池上,其决策层认为未来传统汽车的转型方向无疑是氢燃料电池。这家以石油化工为主业的公司转型新能源的决心换来疯狂收购,仅仅是2006一年,就接连拿下了美国特种化工品公司Engelhard和德国燃料电池初创公司Pemeas,并且在当年就成立了专门的燃料电池分公司。

  但后面的事实证明,很显然巴斯夫上错了牌桌。因为仅仅在一年之后,全球范围内除了像丰田这样的极少数派至今仍旧在坚持以外,欧美主流车企几乎可以说全部都放弃了燃料电池汽车路线。巴斯夫首当其冲,燃料电池难以为继,至今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

  眼见氢燃料电池路线失败,不认栽的德国人立刻转换到锂电池路线上来,进而又是一场大收购:2012年2月,美国镍氢电池公司Ovonic和电解液公司诺莱特(Novolyte );2012年11月,美国贝克安德伍德(becker underwood)公司;2015年4月,德国默克集团(Merck KGaA)的全球电子化学业务。在花了十几亿美元之后,在整合了自己在总部原有的锂电正极材料部门的基础上,正式成立了包括镍氢电池和锂离子电池(正极材料和电解液业务)的电池材料部。

  但因为协调和整合全球多个分公司的不顺畅,以及对新业务好不熟悉的德国总部犯了一系列决策失误,导致巴斯夫在锂电正极材料的业务上数年时间没有进展。以中国市场为例,在动力电池抢到疯的2015年,这家有着做着全球第一正极材料供应商美梦的化工巨头只卖出了区区几百吨的三元正极材料。

  而同一时期,同行优美科的正极材料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不让巴斯夫眼红是不可能的。

  而此刻他的盟友ANL的处境也好不到哪去。作为美国能源部(DOE)的主管科技研发业务的亲儿子,ANL在过去若干年花了DOE数亿美元的研发经费用来研发锂电池,而花公款是要向纳税人给个交代的。

  几亿美元的投入换来的却是一纸不能产业化的专利证书,这万万是交代不过去的。实际上,整个2015年,一直有传闻说对研究成果颇为失望的DOE将大幅度削减锂电项目资助,闹得ANL内部人心惶惶。

  于是乎,巴斯夫和ANL这对一个卖不出正极材料,一个卖不出正极材料专利的难兄难弟,终于将矛头指向了共同的敌人——此刻正风生水起的优美科和3M。

  于是在2015年4月,巴斯夫正式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和特拉华州威尔明顿地方法院提起诉讼,指控优美科侵犯了其两项锂电池专利权。巴斯夫起诉优美科,显然能够得到以下几点好处:一、转移公众视线和行业注意力,占据舆论高点而化被动为主动;二、一旦胜诉,不但会赢得行业声誉,还有巨额的侵权赔偿款,在向法院提交的文件中,巴斯夫可是说“优美科的侵权行为已经对他造成数十亿美元的经济损失呢”;三、一旦赢了官司,以后偌大的美国市场就都是巴斯夫和ANL的了。

  过程很复杂,直接说结果,巴斯夫和ANL胜诉,ITC裁决禁止由优美科制造生产的或代表其制造生产的,进口的或代表其进口的侵权锂金属氧化物正极材料未经许可在美国境内销售。

世界锂离子电池产业开创者

  业界嘘声一片。

  后人分析,ITC罔顾基本科学事实闭眼瞎判是出于两点考虑:一、DOE以官方身份介入了这场知识产权纠纷以保存自己和ANL的颜面;二、当时巴斯夫已经投重资在美国俄亥俄州建设了一座正极材料工厂,这无疑是个重要的加分项。

  这场官司再次证明,涉及战略产业的知识产权审判,往往其决定作用的不是基于科学和事实,而是大国间出于长远经济利益的考虑。政府通过干预司法而掌握知识产权战略的制高点,已不算什么秘密。

  启示

  一、越是尖端科技的研发,越要重视专利的保护。专利是最核心的机密和利益相关。

  二、无论是磷酸铁锂还是三元材料,核心技术以及核心专利都没有在中国人手里。基础材料科学容不得半点虚假,靠的是一个国家和民族长久以来的坚持和投入。中国在锂电池研发上的投入与日本相比,人力上是1/10,资金上是1/100。扎实刻苦搞研发需要的是平常心和恒心,快速发财的心态要不得,只有更扎实更长期的努力,才能做出成绩。

  三、尊重知识产权,我们不一定要通过研究绕过别人专利、或者推翻别人的专利才算胜利,找到适合自己发展的方式与途径才是正道。锂离子电池经过第一代钴酸锂和第二代磷酸铁锂和三元锂,正在朝着第三代迈进。前两代的核心技术和专利都被外国公司瓜分完毕,中国由于起步较晚而没有先发优势。

  四、中国或许可以通过提前布局,努力在下一代实现超越。但是也必须认识到,一般电池材料情况是:五年时间的基础研究,五年的应用研究,五年的产品开发,所以我们必须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后记

  时年已九十有六的古迪纳夫老爷子依旧站在科技前沿和带学生的第一线,这是一位淡薄了名利,如春风化雨一般的老人。每年的诺贝尔化学家,这位科技巨擘都是最热门的人选,但又每年陪跑,希望老爷子能够在有生之年获得这一殊荣,虽然我们知道他压根就不在乎这个。老爷子至今心心念念的是在活着的时候,对下一代的固态电池做出实质性的贡献。

  祝福老爷子。

  吉野章是每年陪着古迪纳夫老爷子陪跑诺奖的业界泰山北斗,目前也致力于推动下一代锂电池的技术进步。

  杰夫·达恩至今活跃在产业前沿,虽然正在奔七,但却依旧坚持一周工作六天时间,坚持带学生,坚持做实验,令吾辈汗颜。

  2009年,A123 IPO成功,股价在交易第一天飙升50%,但在经历短暂辉煌之后,之后3年时间就破了产,落得个最后被中国万向集团收购的结果。应了那句老话:起得来,落得也快。

  今天,无数的产业人士还在为着锂离子电池能够有着更高的能量存储能力、功率能力、更好的循环寿命和安全性能,以及降低其成本而不懈努力。

  谨以此文致敬:世界锂离子电池产业开创者,为推动人类科技和历史进程做出卓绝贡献的,品节高贵无私的,今天依旧勤勉、踏实、低调地坚持奋战在锂电研发第一线的约翰·班尼斯特·古迪纳夫(John Bannister Goodenough)、吉野章和杰夫·达恩(Jeff Dahn)。

 (本文资料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分享

粤ICP备12041652号-11
版权所有:广州腾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本站之人才及招聘,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追究其法律责任]